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对面楼里的卧室春光

那还是几年前,我刚来深圳没多久,一直借宿在亲戚家,工作了有两三个月之后,我觉得住在亲戚家实在不方便,就想搬出去。也没什么钱,租不起小区房,也不愿意和别人合租,在朋友的帮忙下,找到了城中村的一间小套房:空的一间房,带有独立的洗手间和厨房,房间还带有一个大凸窗,可以晾凉衣服什么的。我觉得还行,唯一不满..

与妻子的日常生活

  因为自己的家是高级公寓的4层,没有被路人窥视的担心。但是,对来自窗那边的视线,妻子却一点也没有警觉。结婚第2年左右,我突然意识到这一点。  那时,孩子还没出生,只有我们二人住在公寓里。  我记得那是夏天的最热的时候。妻子赤裸的坐在镜前卸妆,正打算洗澡,有电话找她。  「电话……」  妻子就这样..

记一次4p的点滴

我叫翁余卫,在绍兴下一个小镇做保险理赔员(肯定是假的名字啦,不要对号入座)要说的是跟一对夫妻玩4p的故事,我们两个单男。  那时候还没有遇到我现在的妻子,玩起来很方便,为了方便说,称老婆为p,老公为g,另个单男为d吧。跟他们夫妻3p过一次了,玩的还挺尽兴吧,加神的黄金手指没白学,那次让p首次体验了..